佳木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大学生疑掉进排水沟溺亡家属质疑防护措施

2019/05/15 来源:佳木斯信息港

导读

女大学生疑掉进排水沟溺亡 家属质疑防护措施一束鲜花,几支香烛,寄托着亲朋好友对李淑芬的思念,愿这名如花般的女孩一路走好。 信息时报 叶伟

女大学生疑掉进排水沟溺亡 家属质疑防护措施

一束鲜花,几支香烛,寄托着亲朋好友对李淑芬的思念,愿这名如花般的女孩一路走好。 信息时报 叶伟报摄

信息时报讯 ( 熊栩帆) “乖女啊!你为什么忍心丢下妈妈一个人啊?”伤心的母亲近乎失控地嚎啕大哭,无力瘫坐地上……昨日一早,溺亡女大学生李淑芬的父母再次从江门赶到广州,在天源路事发现场拜祭女儿,并把女儿的骨灰带回家。李父坚称要为女儿之死讨说法。而事发排水沟的管理单位天河区建设和水务局至今未与家属商谈赔偿问题。

母亲排水沟旁痛祭女

香烛、纸钱、祭品一字排开,火焰上升腾的烟雾随风飘散,让众人本已干涩的双眼逐渐变得模糊……昨日上午7时,李淑芬的家人、男友、同学等一行十多人,在天源路上事发的排水沟旁进行拜祭。“我昨晚根本没睡好,今天凌晨5点就从江门开车过来,心里总惦记着这事,就是要尽快办好女儿的身后事。”李父说。

李淑芬的男友小钟手执一束鲜花,站在一旁看着整个拜祭过程,一直沉默不语。他的身后,还站着几名李淑芬的高中和初中同学。

祭品中有一套短袖上衣和裙子,这是李淑芬生前喜欢穿的一套衣服。随着火光升起,衣服慢慢在大火中化作灰烬。“乖女啊!妈妈很想你啊!你为什么忍心丢下妈妈一个人啊?”悲痛突然向李母袭来,情绪失控的她,数次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亲戚们拉也拉不起来。

“我们只希望她可以安详离去,一路走好!”8时许,拜祭完成,众人纷纷寄愿。之后,李淑芬的父母又匆匆赶往殡仪馆,将女儿的遗物及骨灰带回家乡江门。李父说,“现在重要的是安排好女儿安葬的事情。”

家人坚持要为女讨说法

李父仍坚持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该给出一个说法。他不断质疑说,出事这么多天,难道就没有一个部门能够站出来说话?

在拜祭间隙,李父带在事发的排水沟周围走了一圈,指出他事后发现的几处管理漏洞。“你看竖起来的这个护栏,是事后才加装上去的,为什么非要等到出事才想起杜绝这些安全隐患?”李父声音已变得沙哑,“你再看看,排水沟里都没有装上隔,要不女儿掉下去,绝不会冲到那么远,人也能及时打捞上来,甚至可以挽回一命。”

距离排水沟二三十米处,人行道上刚好有一个监控摄像头。李父说,他事后通过警方看了该处的监控视频,发现女儿确实是从这个路段失踪。“我看到她一开始沿着墙壁在走,但走着走着就不见了,下个摄像头就没有再看到过她”。”

李父分析,假如女儿沿路一直走下去,可以掉进水里的就只有这处排水沟。此前几名目击者也都声称,当晚的确看到一名少女从该排水沟失足掉下,只是没人能看清其样貌和衣着。不过,在警方的通报中,自始至终都没有确认李淑芬是从这处排水沟掉下。她到底何处失踪?至今仍没有一个官方结论。这个问题,也正是李父所担忧的。“如果追究起来的话,将会变得很困难,我们更不知该找谁了。”

据了解,天源路及其旁边的排水沟的管理单位是天河区建设和水务局。对于李淑芬的落水该由谁负责的疑问,该局有关负责人前日就明确表示,一切要等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因此,该单位至今没有和李淑芬的家属商谈赔偿问题。

对话

李父:如果不是出意外,我们要带她去香港玩

:有什么想对女儿说的吗?

李父:希望她可以安息离开,像之前那样快快乐乐,在上面可以过上好日子。

:你们都很疼爱这个女儿吧?

李父:(哽咽)嗯……她好叻好乖,好孝顺。之前她放“五一”长假才回家里,没想到那是我们一次见她。在母亲节的时候,她还打回来,特意给她妈妈说声“母亲节快乐”,你看她多么有孝心。

:有没有什么你们没为她做到的事?

李父: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我和她妈妈想带着她一起去香港玩一次,她之前都没有去过的……本来打算找个周末去,通行证都已经办好了,现在想去都去不成了。(哭)

:(安慰)出了这事,谁也不想。

李父:我明白……只是想有关部门能够站出来,给出一个说法。就算不说的问题,怎么也要有个解释或交代,这起码是对我们的安慰。

:下一步打算怎么做?会追究下去吗?

李父:(激动)一定会追究下去!虽然我现在已经50多岁了,但到死也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现在只能依靠自己的个人力量,其实还希望你们媒体能够关心这件事,还我女儿一个清白。我们可能等周一上班的时候,再过来广州看看怎么解决,如果始终没法分清,可能我们还会到信访办那里申诉。

目击保安回忆事发后救人过程

“我们用竹竿、木棍捞人,但已经捞不着了”

出事的排水沟里,河水还静静流着。每天上午,旁边停车场的保安吴健义都会走去排水沟的栏杆旁,看上几眼,再离开。“没想到警方捞上来的,只是她的尸体。”吴健义事发当晚曾参与救援,对于李淑芬——这名他不认识的女孩的离世,他感到惋惜,“要是当时我能把她救上来就好了。”

吴健义记得,事发5月14日晚上约8点半,当时暴雨如注,他正在停车场里值勤。突然,有一对学生情侣急匆匆向他跑来,大喊道:“不好了,有个女孩子掉下水了!快救她上来!”吴健义马上跑出去,这时大水已经漫过膝盖。而事发的排水沟旁的人行道上,积水差几厘米就淹过那个水泥栏杆了。

“我们一边报警,一边救人,但110一直占线打不进去,过了一段时间才打通。”吴健义说,在警察还没赶来时,他和其他工人连忙拿起工具先救人,“很多人都来帮忙,我们用竹竿、木棍捞人,但已经捞不着了,那时候排水沟里面的水又快又急。”

之后,吴健义和其他人沿着下水道的水流方向去寻找,但一直没有发现女孩的踪影,“已经冲到不知那里了”。后来,他只好自己找来警戒线,封锁了排水沟对开的一段人行道,以防再有人掉下去。他还在警戒线上和路边大树上挂上“危险!请勿靠近”的牌子。

吴健义说,根据当时那对学生情侣所称,落水的女孩是直接走在那条约20厘米宽的水泥栏杆上,而两边都是大水,但一边是人行道,一边却是排水沟。“水已经淹上来,都看不到那是条水沟,所以她应该是走着走着,自己脚下打滑掉了下去。”说到水泥栏杆上的两处缺口,吴健义称是他们后来打断的,为了加快排水。

吴健义告诉,当晚8点50分左右,几名警察赶到现场后,他立刻报告了有关情况,之后一大批警察、消防、街道等人员陆续赶了过来,众人一直打捞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都没有找到落水女孩。“我也在附近跑来跑去,不停地帮忙做排水工作。”吴健义说,“等到凌晨3点时,积水才完全退去,那天晚上共下了3次大雨。”

计算机电缆
量子微整技术加盟
欧盟CE认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