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乡村接生员马春燕的花甲之惑

2019/05/10 来源:佳木斯信息港

导读

“乡村接生员”马春燕的“花甲之惑” 时间: 11:36 来源: 时尚生活 中新太原5月28日电 题:“乡村接生员”马春燕的“花甲之惑”

“乡村接生员”马春燕的“花甲之惑” 时间: 11:36 来源: 时尚生活 中新太原5月28日电 题:“乡村接生员”马春燕的“花甲之惑”

作者吕玮

“一辈子所学,要传给谁?”27日上午,站在门可罗雀的诊所前,谈及彼时近行走在乡间的40年的从医苦乐,已过花甲之年的乡村“产婆”马春燕眼圈泛红。

61岁的马春燕来自山西吕梁山深处一个拥有近5千人的村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还未出嫁,她便成为上千村民服务的乡村医生,大到为产妇接生,小到发烧感冒,靠着药品销售差价和微薄的接生费维持生计。“农村不比城市那末专业,我们这类人,都是多面手。”

接生个孩子时,她还是未出嫁的姑娘。一把剪刀、一块毛巾、一个脸盆……在当时农村医疗条件落后的时光里,她接生了村里百分之八十的孩子。“的都接近四十岁了。”

“只要看着她家诊所的门开着,就心安。”马春燕的四邻都说,她做事细致,几乎不出错。在拥有了自己的卫生所后,和另外一名老医生看护着整个村庄几千人的健康、防疫及疾病,马春燕成了儿女眼中“世上忙的人”。

“只要有人敲门,不管半夜还是清晨,披一件衣服,哪怕是冒着风雪都要往别人家里赶。”马春燕的二女儿王赛荣回忆,我们儿时的印象中,“补锅的人和我妈熟,帮人看病忘了火上烧的饭,烧漏锅是常事。”

一直以来,她没有放弃任何一次县里组织的业务培训考试,“我拿到了所有从医相关的资格证,希望有一天能成为1名的真正医生”。2009年,吕梁市为每个行政村配备1名享受补助的乡村医生。由于超龄,58岁的马春燕没有获得的机会,村里另外两名医学院毕业的年轻人成了幸运儿。她很无奈,“年轻人来接班,是件好事。”

没有获得政府的资助,马春燕诊所的药比其他人家的要贵一点,上门看病的人愈来愈少,“连两个助手的工资都发不起了。”

新中国成立后,一大批有医药和知识基础的农村青年被挑选到到县一级的卫生学校接受短期培训后行医,解决本地人的燃眉之急,为农村培养了大量医疗人才。

然而没有纳入国家编制,没固定薪金,为老乡行医问药,还要赤脚荷锄扶犁耕地种田的乡村医生在行走乡村几十年以后,他们中许多人垂垂老矣,面临这样或那样的身份确认、养老和传承窘境。目前“赤脚医生”和“乡村接生员”的称呼已逐成历史。

马春燕有一个心愿,希望四个孩子中有一个人能传承她的“衣钵”。然而,儿女们的没有一个人愿意成为“像妈妈一样的人”。2女儿说:“太纠结”。

“我想干到不能动为止。”尽管前来治病的人愈来愈少,每天清晨,马春燕仍然早起将药架擦的一尘不染,坐在诊室期待国家政策倾斜。

葵花胃康灵
葵花胃康灵
葵花药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