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弃僧 第三百四十四章 也许是

2019/10/15 来源:佳木斯信息港

导读

弃僧 第三百四十四章 也许是“你确定一定要这样做?”当李德大师上去讲话的时候,韩弃已经抱着小短身站在伊芙婕琳娜女皇的身旁。

弃僧 第三百四十四章 也许是

“你确定一定要这样做?”

当李德大师上去讲话的时候,韩弃已经抱着小短身站在伊芙婕琳娜女皇的身旁。

句话就是说的这个。

韩弃一顿,点头笑着:“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伊芙婕琳娜沉默片刻,有些复杂看着韩弃:“你有没有做过让你后悔的事?”

韩弃出神片刻,摇头开口:“遗憾的事很多……但没后悔的。”

伊芙婕琳娜看着韩弃,就这么看着,半响开口:“希望……这不是你后悔的次。”

圣约翰和哈丽特离得近,此时听两人这么说话,大致已经明白了,是关于韩弃要将飞弦苏格蕾拐走的事。

至此圣约翰也打算说韩弃两句,不管以前韩弃怎么跳脱,可事实证明他的选择都是恰当和智慧的。充满权术中阳谋的境界。让身为智狐的他都佩服,渐渐的交流沟通相处,都似乎平等相待,尽管以前他也对韩弃很温和。

算是一个从始至终不拿韩弃当弃儿的。

毕竟除了圣约翰导师本性温和儒雅以外,也因为他其实即便不是弃儿,可身份也并不高。并且还没有战力。

然而这一次,在韩弃带飞弦苏格蕾到城主府躲避后,他们才知道韩弃有点过分了。

你自己走都算理所应当,即便当初为了让飞弦苏格蕾撤掉抹平示爱韩弃造成的影响,也不该以带她流浪为条件。

神赐大陆三大美女之一,堂堂花冠帝国的皇储。

对花冠帝国何等重要?如今当着花冠帝国女皇的面,居然就敢明目张胆拐走人家皇储。

皇储的意义有时候比皇帝本身都重要。

那标志着一个帝国一个皇族可以有序健康传承。

“韩弃……”

圣约翰上前,打断了似乎本来也没有在进行意义的对话。

“你有点过了。”

此时已经结束谈话,万人观众一边议论一边有序退场,而这些大人物在奥古斯特身为主人的带领下,也从内部通道往外走。

伊芙婕琳娜先一步走到奥古斯特身边,同另一边的教皇三人谈论什么。

“不说伊娃这边,你考虑过飞弦在名誉上会有什么损失吗?”

韩弃抱着小短身一愣,表情怪异打量圣约翰,半响笑着开口:“她自愿的,那她应该自己权衡过了吧?”

“就是!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哈丽特皱眉拽着圣约翰手臂一下。

圣约翰呵斥:“你懂什么?”

哈丽特嘟嘴不多说了,却还是看着韩弃,一副支持的态度。

“韩弃。”

圣约翰皱眉:“那是花冠帝国皇储。你不能因为和飞弦的关系熟到不行了,就总是忽略。依我看你还是……”

韩弃站定笑着打断:“您就不用劝了。要劝的话也来不及,因为马上我……”

停顿一下,韩弃单手行礼:“我们就要走了。”

圣约翰叹息,看看前面伊芙婕琳娜的背影,摇头开口:“你能逃掉再说吧。其他的事伊娃会有帝王气度,涉及到飞弦的事,这不是开玩笑的。即便对飞弦没什么影响她也不会让你带她走,何况,对她名誉影响太大。”

“那是飞弦自己的选择。”

哈丽特紧紧抱着圣约翰:“如果是我,为了你我什么都能放弃。去哪都行。”

圣约翰下意识又要呵斥,只是看着哈丽特倔强又单纯的目光,沉默半响,轻叹口气,拍拍她的手,没再多说。

“您还有心思劝我这个?”

韩弃轻笑抱着小短身颠了颠:“今天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重磅。不考虑后续影响,怎么辅佐奥古斯特校长披荆斩棘度过难关。”

圣约翰摆手:“那都是后话了。至少暂时不用多想,可你这里是马上要走……对了。”

圣约翰看着前面聊着什么的大人物们,拽着韩弃:“你不会那么巧和教皇陛下同行吧?”

韩弃一愣,笑着摇头:“能碰到就碰到,碰不到就算了呗。”

“哈。”

圣约翰叹息笑着:“你倒是挺豁达的。”

停顿一下,圣约翰无奈:“不过校长如今遇到这样的局面,虽然被他临时借机得到变革的机会,可以后估计压力会很大。你不想临走前给点什么意见?”

韩弃想了想,摇头开口:“一切回到了原点。他只要真正秉持学士城建校宗旨,并加之进取做到。今天一切的压力,不但可以迎刃而解,甚至会给学士城带来新的发展空间和更确定的前进方向。”

圣约翰一愣,沉思许久,半响笑了。

随后突然仔细看着韩弃,圣约翰就这么看着。

在韩弃不解小短身都不耐挥着拳头啊啊叫的时候,圣约翰拍拍韩弃肩膀,轻声开口:“一直以来,从你入学,我不但没教过你什么,反而从你身上学到很多。”

韩弃笑着单手行礼:“圣约翰导师还有校长导师,帮我的更多。”

圣约翰一顿,点头开口:“但校长说的没错……你的确是学士城有史以来,的。而且,永远都是学士城的学生。”

韩弃看看圣约翰导师,又看看哈丽特导师,收起笑容,单手躬身行礼。弯起嘴角,没再多说,转身朝前走了。

圣约翰和哈丽特出神看着,哈丽特有些难过:“莫名的,有点不舍得。总觉得他在学士城短短的时间,让学士城,甚至周围的事都变得不同了。”

圣约翰轻叹笑着,看着韩弃走到前面,本尼德克特和安东尼奥,甚至不远处的福林剑圣也避开教皇,现身和他说着什么。

显然,也就是告别了。

“总有再见面的那天。”

轻轻揽着哈丽特,圣约翰开口:“我坚信……他会回来了。”

——

“是啊马上就走。”

“呵呵,会见面的,如果你有机会出去的话。”

“你不也就差一年毕业了吗?”

韩弃和福林剑圣,安东尼奥,还有本尼德克特的确差不多就是告别了。不过无非也就是什么时候走

,再见面什么时候之类的话。

从没试过告别都没时间的,不说有送君千里的程度,可此时韩弃一边说着,一边朝前走。

安东尼奥,福林剑圣,本尼德克特,也都不多说,驻足目送。

他们理解韩弃,越了解,越深刻理解他的处境。

不需要掩饰他们的叹息和不舍。

因为如今事实早证明,韩弃的人,韩弃的一切,韩弃本身的人格魅力,已经超脱了一个弃儿的范畴。

是需要被他们所有人,正视的。

然而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将目光投向另一个和奥古斯特校长还有伊芙婕琳娜女皇侃侃而谈的高大身影。

教皇。

如果不是他,也许韩弃也不用如此。

但当然的是,他这么做也未必就是错。

打压弃儿明明是万年来所有非弃儿种族阶层的所有谁都该做的事。如今他们反而因为各种原因亲近一个弃儿,偏向一个弃儿。

除了圣庭本身存在和处事让他们反感之外,又何尝没有他们其实早就主观选择亲近谁了呢?

“额……韩弃。”

没人注意到韩弃悄悄抱着孩子就要越众先一步离开竞技场,但是一个目光显然瞬间注意到他。

甚至不是罗蒂雅不是修斯不是雪莉维兰瑟不是查理斯,更不是施耐德罗斯托夫。

而是……艾格妮丝。

韩弃咧嘴无奈回身看着艾格妮丝,艾格妮丝本来也是见到,下意识开口叫了一声。

此时看着他的表情,再看看已经因为他一声召唤而看过来的教皇,伊芙婕琳娜,还有狂牛族长,李德大师,以及校长奥古斯特。

艾格妮丝明白过来,偏头抿起嘴角忍着笑。

“这就要走了?”

奥古斯特当先上前,刚刚和教皇还有伊芙婕琳娜一边走一边聊,好像竞技场刚刚各人宣布的公告全然没什么影响似的。

但是已然注意到了,自然要问一句。

“嗯……马上出发。”

韩弃单手行礼,看着奥古斯特笑着。

环视周围所有人,查理斯,罗蒂雅,修斯,李德大师,希德索克亲王等等,韩弃停顿一下,轻声开口:“该告别的已经之前告过别了。”

卡帕兰突然开口:“真巧,我们也马上离开了……不如坐我们的魔空船,送你一程?”

韩弃点头:“直达圣庭是吗?”

“噗。”

“呵呵。”

“你!”

“噗”和“呵呵”这种笑声自然是大部分的声音。唯独呵斥声的“你”是发自白衣祭司的。

然而教皇自己都呵呵笑着,随意抬手制止他,看着韩弃:“那随你。不过矮人族的声明也没什么作用,至少不影响圣庭对你的追捕。”

看看周围,教皇开口:“今天是盛事的终结,也是很有意义的一天。圣庭的声望和威势,不至于一定要在今天破坏这个氛围。”

韩弃单手行礼笑着:“我信得过陛下。不过我是弃儿,心胸狭窄,谨小慎微,粗鄙不堪,愧对陛下的好意,还是自己走稳妥点。”

说完后退,韩弃抱着小短身用力挥手:“就此别过……江湖再见!!”

在所有人的目视下,几乎是所有大人物的目视下,韩弃就这么笑着,坐上马车,朝着起落点的方向驶去。

而所有人都神色复杂看着韩弃的马车离开,又看看站在那里微笑注视那个方向的教皇。

突然罗蒂雅脸色一变,怔怔看着那个方向:“他就这么走了……那飞弦殿下呢?!”

所有人怔住,很是不解和飞弦苏格蕾有什么关系。

然而艾格妮丝似乎骤然明白了什么,看着马车已经消失,又看看伊芙婕琳娜。

重要的是,伊芙婕琳娜女皇陛下身边这个叫做蕾安娜的法神……

难看的脸色。

湖北白斑疯医院
潮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娄底白癜风治疗费用
湖北白癜病医院
潮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